CRUSH-1

11月10日,今天是山口忠的二十岁生日。儿时的他曾经对这一天有许多幻想,比如和很多人成为朋友,并和他们一起聚餐旅游,收到大家的祝福和礼物。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成年那天生日的期望越来越低,但也绝对不是今天这样,至少今天不应该这样。 “放开我!”山口忠绝望地撕声大叫着,他疯狂挣扎着,试图摆脱四个中年男子的压制,“求求你们了!”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滑稽,像是指甲划向玻璃的声音甚至也有些像女孩的尖叫。 他不知道他的请求是说给绑架犯听的还是那些路人,那些路人、那些路人、他们、看向他,有些眼里透着惊恐,有些则是厌恶,更多的甚至没有停下脚步,漠不关心地行走着。唯一停下的一名下班族也在看到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后移开了视线,继续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他被拖进了暗巷。 理论上,即使是晚上,四个持刀壮汉一起上,想要从大街上非法拖走一名一米八的成年男子无论他是否纤瘦,都是不可能的——如果有路人报警的话。 只是,人们不在乎,他们仇视着他。 恐惧,悲伤,绝望。但他依旧垂死挣扎着,山口忠知道放弃抵抗的后果是什么,他扭过头想用全身唯一的武器自卫。 然后其中一人捅了他肚子一刀,剧烈的疼痛瞬间让他两眼一黑,他的腿失去了支撑他的力量。他被扔在了地上,被狠狠踹着,嘴被封起,头被蒙住,被人拖拽着。 恍惚中他听到了绑架犯内讧的声音。 “智障,你为什么要拿刀捅!” “这都是钱,蠢货!” “他咬我!” “闭嘴,少的钱从你那份扣,还有你,你的棍子呢!为什么不敲晕他?” 山口忠听到了有人打开车门翻找东西的声音。 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明明这个时刻哭是无用的,但是还是难受,山口忠努力试着接受自己的命运,接受自己短暂倒霉的一生,但他做不到,他害怕、愤怒、绝望、悲伤。 “你们在做什么?”这是远处的、一个年轻的声音。 “不,他不…”其中一名绑匪开口。 也许是失血的原因,山口忠感觉到了寒冷,年轻的声音打断绑匪,平稳地继续,“我看你们是在绑架吧,我已经报警了。” 绑架犯们咒骂着,山口忠被向前踹了一脚,脸朝地,跪在地上。……也许不算脸着地,毕竟还隔着麻袋。 他能听见绑匪开车离开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山口的双手被解开,头套被摘掉。在他面前的蹲着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男人。 男人打量着他,似乎在评估他的状态:“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而对方根本并没有发现他流血了。这意味着… 下一秒,山口忠逃走了。

月山ABO

月岛萤最近异常烦躁,因为山口向他隐瞒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难道是看穿了自己想要结婚的意图?山口向自己隐瞒了是他Omega的事情,谎称自己是Beta可这一切都骗不过月岛灵敏的鼻子宇宙中能和山口的信息素相比的只有淡淡而甜腻的草莓奶香味。 不,果然还是山口的气味更胜一筹。月岛非常喜欢山口身上的味道,有时候会若无其事地低下脑袋,深吸一口(这时月岛会庆幸自己个子足够高,不会被对方发现)体检报告下来了,第二性别属于个人隐私不会公开。 但是山口,区区山口居然敢欺骗自己!如果别人也嗅到那股迷人都味道呢?比如自己的哥哥或者某个超市的大叔。万一被人标记了呢! 看着坐在矮桌对面复习还时不时虚心地抬头偷看自己的山口,月岛不禁火大起来。无论如何,只有这家伙我是不会让出的那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拉过对方领口咬上后颈 好痛,阿月!你干什么啊! 标记你 山口羞红了脸:虽然很开心,可是我是Beta,没法标记的你骗我真的,这是我的体检报告就在这时月岛醒了,看了看自己身边熟睡的山口。做了奇怪的梦,而且还是十多前的高中时代 昨天公司里女同事在讨论什么ABO之类奇怪的东西,害得自己也做了这种梦。 明亮的月光下,手上的对戒泛着柔和光芒。月岛萤微笑起来: ABO设定真是愚蠢,人体本身就会分泌荷尔蒙,当初多亏了它,两个人才能变得像今天这么幸福。注:高中时代,月岛无法分辨对山口的感觉是爱情还是友情。后来找到了一个分辨方法:如果对对方的气味不排斥,那就是恋爱了-------------------- end ----------------------月山大法好!我永远在沼里蹲着!

刻印04

前篇地址 04 虽然已经是初夏的六月,夜晚依旧有些冷。 因心思太重无法入睡的长谷部决定去庭院散步,说不定放松后就能入睡。 月光很明亮,庭院里还有很多幸存的、没被短刀和某大太刀抓走的萤火虫,长谷部不用打灯也能安全地行走,不至于失足跌进鱼池里。 远远地,他看见,有人坐在中央桥的木质桥面上,脑袋趴在中间的红色横栏上,正在看着一段视频。 稍稍走进些,长谷部发现,那是他的主人。 压切长谷部从没见过那样的主人,主人没有像往常穿着西装,而是穿着轻薄的夏季浴衣身上披着西式的厚重毯子。 少年的面容被面纱遮住,看不清表情,月光下莹白色的双腿自由地垂着,趾尖似乎要坠入水中。 全息投影的视频中放映的是个女孩,随着音乐边唱歌边跳着欢快的舞。 “主人……您…没事吧?”长谷部站在桥下开口。 少年抬起脑袋,投影也随着动作消失:“你没睡吗?” 长谷部这才想起,自己不应该上前搭话:“抱歉,打扰您了。” “没关系,”少年停顿了一下,“为什么会觉得我有事呢?” “因为……”长谷部本来想说空气都沉重得仿佛凝结起来,但又觉得这样说不合适,就像是指责主人没有控制好灵力一样,“您看上去似乎很悲伤。” 但是悲伤这词也不够准确,长谷部感受到的是比悲伤还要沉重的东西。 “你弄错了,”他的主人笑了起来,声音却像哭,“我没有难过。” 也许是意识到这点,少年停顿了会儿,调整了下呼吸,开口说着与刚才话题无关的事情:“我听歌仙说了,你希望能够出阵吧?我已经安排好你的出阵了。”

使命

5岁 那是小夜左文字被锻出时,主人的年龄。 小小的女孩激动地跑过来,然后摔了一跤,近侍的加州清光吓得想要上前扶。 然而女孩扬起脑袋,咧嘴一笑,爬起来,去牵小夜的手。 被摔得红红的额头和鼻子,和蛀掉的门牙,还有眼角的泪珠,是小夜对主人的第一印象。 “你是我的初始刀!”可能是因为没有门牙的缘故,口齿不清。 “不是初始刀哦,我才是初始刀,小夜左文字是初锻刀哦。”近侍蹲下身子,边给主人擦脸边耐心地纠正。 “小夜是我的初锻刀!” “对啦~”清光揉了揉主人的脑袋。 “我想和你结婚!”主人扬起脑袋看着小夜的脸,眼睛里没有一丝杂质。 不善言辞的短刀低头看了看和主人牵在一起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幸好近侍很擅长哄孩子:“这种事情要等长大再说哦~” 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同样对付丧神来说也是一眨眼的时间, 每次被求婚,小夜总是会摸着小主人的脑袋,温柔地告诉她:“等你长大再说吧。” 12岁 不知何时,主人不再提结婚的事了。 女孩的身高也渐渐拔高,甚至超过了短刀最高的后藤藤四郎。 小夜时常能看到主人面对自己时手足无措的样子和红透的脸,那样子就和柿子一样甜。 17岁 主人嫁人了,丈夫是大一届的学长,小夜发现自己很久没见过主人的笑容了。 婚礼上,白无垢的主人非常美丽,粟田口的包丁藤四郎异常激动。 不知为何,看着主人小夜却想起了未成熟柿子的苦涩。 一年后,健康的男婴诞生了,女孩经常把孩子带回本丸,工作繁忙的时候会让刀剑男士们照看。 30岁 那一年,小夜最后一次见到主人,主人把本丸全权交给了自己的孩子,再也没回来。 100岁 那年主人去世了。小夜见到了主人的曾孙女。 小女孩就和当初主人一样,只有五岁,相貌简直一模一样,让大家不禁感叹起了基因的强大。 看着她,有点难过又有点快乐。 小夜左文字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爱着主人的,恋爱的意味。 但是他并没有觉得遗憾。 他很满足。能够一直守护着这个家。 审神者虽然是一直爱着小夜的,但是自己终究会老去死亡,她不喜欢这样,所以就早早地结婚生子,让孩子接管这一切,不愿意让刀看见自己的老态。 之后的儿子们,曾孙女,后代们因为对刀没有爱恋,所以到很老也继续任职

刻印0203

这里是01的地址 压切长谷部并不喜欢那些傲慢又目中无人的战马。 但他们确实非常重要,而且听说主人似乎很喜欢动物,所以当长谷部路过有些脏乱的马厩时,做了会儿心理斗争,最后还是边咒骂着今天不负责的马当番者边清理起了马粪。 长谷部自从来到本丸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主人,唯一关于主人的记忆也只有那双冷淡的冰紫色了,然而现在就连那微小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两个月以来,长谷部没能和主人说上一句话,就连他的欢迎会上,主人也只是说了简短的祝词,酒都没喝便回屋了。 只是,就连现在,长谷部一回忆起因欢迎会被黑田组灌得宿醉的次日清晨,身体依旧会条件反射地难受。 终于把马厩整理干净后,长谷部看了下本丸每人配发的手机,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于是他穿过本丸中央的大庭院,打算去大食堂用餐。 然而路上他遇到了五六个和主人打扮差不多,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类。 从他们的身上,长谷部感受不到善意,他本能地绷紧肌肉,右手按在剑上,随时准备战斗。 “穿着运动服就别那么紧张嘛~”带头的男人语气轻松,上翘的嘴角令人厌恶,“这把压切难道是新来的?没见过我们?” 长谷部不相信这种家伙会是主人的朋友:“你们是什么人?” “监视官,来审核审神者工作的~”男人话尾上扬的语调非常轻浮,然而他的双眼却像锁定猎物的老鹰般锐利。 “你们提前了。”清亮的少年音响起,主人从远处大步走来。 “动作很快嘛?你看,我正和这位马粪味的暴脾气小家伙愉快聊天呢~” “真是非常抱歉,这孩子礼数不全,之后会进行批评教育的,有冒昧之处请多多包涵。”少年低下脑袋九十度地鞠躬道歉。 “批评教育就不必了,这把压切怎么回事?看样子像是刚刚显形?” “确实是前几天刚刚显形,是二号机。” “一号机呢?” “前不久断了。” 如同无风的湖面,非常平静。 03 “歌仙先生,你是初始刀吧?” “是?有什么事吗?”歌仙放下手中的毛笔。 长谷部进屋正坐:“我来这里两个月了,没有出过阵。” “主人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吧。” “但是全本丸的刀全部都满级了,为什么还不让我出阵呢?是因为我是第二把长谷部的缘故吗?” 歌仙疑惑地看着他:“什么第二把长谷部?” “我上周听到审神者告诉监视官,第一把前不久折断了,我是第二把。” “我想你应该是听错了,你是我们本丸第一把长谷部,也是来得最晚的一把刀。” 但是长谷部无法相信歌仙:“我怎么可能会是最晚来的呢?” “大家也非常奇怪这点,但事实就是,我们本丸直到两个月前,还没有压切长谷部这把刀。” 长谷部不可能听错审神者的话,如果事实真的如同歌仙所说,他的主人应该是说谎了。 但为什么要说谎呢? 04地址

【黑研】猫咪的小心思01

ABO设定 可能含有少量灰夜久 两年前的坑,前几天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填了比较好 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毕竟喜欢排球喜欢黑研那么多年了 所以重开了,好久没写文了,肯定ooc,文笔也不好,纯粹自娱自乐 “阿黑,你最近很奇怪……”孤爪研磨瞄了自己的幼驯染一眼,皱了皱鼻子,低头继续玩手机。 身边的高个男孩带着旁人看来有些欠揍的大大笑脸,恶作剧似地靠近:“哪里奇怪了?” “别靠近我,”研磨有些烦躁地说,“我在打boss呢。” 黑尾只好作罢,耸了耸肩:“不要边走边玩手机啊,很危险的。” “没关系,有阿黑看着。”研磨低着头,猫毛般柔软的头发垂在两边,露出细嫩的后颈和红黑相间的ω项圈。 对于黑尾铁朗来说这场景非常美好,而日本百景中居然没有这个,他由衷地为世人的眼光感到遗憾。 不过,还是安全第一:“你还真是放心呐,以后我不在了,你怎么办。” 过了几秒,通关的声音响起,布丁头少年终于抬起头:“你要死了吗?” 居然是这样理解的吗!“喂,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终归要分开来的,你以后怎么办……” 身边的少年终于有些苦恼地思考起来。 但是,黑尾铁朗心里却是最清楚的,自己的幼驯染是个既聪明又强大的人,没有自己依旧可以生活得很好。 倒不如说,强行闯入对方生活的是自己。 尽管四月初的早晨还很冷,黑尾的手心还是出了一层薄汗,害怕着研磨的回答。 “阿黑是指读大学的事情吗?那一年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大概。” 黑尾对这个答案有些高兴,但也有些烦恼,毕竟研磨仍旧没能注意到自己的处境。 “所以说不是这个啦……算了,不说了,已经到学校了呢。” “阿黑,你最近很奇怪耶,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果是麻烦的事情就算了。”研磨顿了顿,再次皱起了鼻子,“还有,你身上的香水好难闻。” 黑尾一下子尴尬起来:“啊,这样啊,以后不喷了。” 黑尾铁朗知道自己最近的确非常奇怪。 明明只是一个β而已,却鬼使神差地买了α专用香水,而且居然还用了。 不过,哪有ω会觉得α的味道难闻的?还是说,这个味道让研磨热起来了? 回想起刚才研磨皱起鼻子的表情…… 不不不,研磨那个模样根本就是厌恶,不是害羞…… 黑尾的父母都是β,生下β的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研磨的家庭则是由α和ω组成的。α和ω就像是磁铁的南北极一样天经地义地互相吸引。而黑尾的恋情注定会以失败告终。 不过,黑尾想趁研磨的α没有出现之前,尝试一下,至少留下回忆,不管是美好的还是痛苦的。

月山小甜饼,庆祝阿忠黏土预购

月山六百字的车 觉得不甜别找我 恋人单手扯去领带脱去纯白的衬衫,露出与令人倾羡的莹白色肌肤和形状美好的腹肌。 山口紧张起来,和春高第一次的跳飘球一样,害怕着自己的失败和对方的失望。 也仿佛回到了初见月岛的那一天。 如同当初愚蠢地跌坐在地上,现在的他用着和那天一样可笑滑稽的姿势倒在恋人的床上。 山口觉得羽绒被的柔软可以将他溺亡,就像被捕上来很久、躺在地上渔网中的鱼,无法动弹。 月岛伸手把他的衣服拉了上去,漂亮的右手紧贴上他无趣的胸膛。 山口知道的,他的恋人体温偏低,骨节分明的手应该是冰凉又柔软的,可现在他却无法感知。 大概是自己的体温太高把对方的温度融化了吧,仿佛岩浆里的一滴水,甚至来不及感知就已经挥发不见。 但是他的恋人不在意那会灼伤肌肤的热度,将身体前倾,褪去他唯一能够遮挡树干般躯体的化纤织物。 双手被捕捉,犹如十字架上燃烧的圣女一般被拘束在上方,那桎梏虽然温柔,山口却无力冲破。 平板的身体、烦人的雀斑、硌人的骨头不足以阻挡月岛对山口身体的探索。 山口所有丑陋的、不值得拥抱的一切在月岛看来却是希腊神话中的宁芙一般迷人,这里是他的极乐世界也是他的失乐园。 撑开,推进,进入更深。 山口喘息起来,似乎是终于想起了呼吸的方法,也像是不会游泳的人被突然推进水中的挣扎。 进出像无数圆润的豆子洒落在脚面上,他只好缠上双腿反射性流泪。 感官被一阵阵的骇浪推进着前行,贯彻脊椎的电流使他不住地颤抖,如同汛期逆流而上被挤压的鱼,愚钝又敏感,痛苦却愉悦。 山口确信这一切都是恋人推进方式的错、每一次进入到更深更深内部的错。 然而他爱上了这些动作以至于不愿离开,蜷缩起身体,变回了胎儿回到了子宫,将自己埋葬。

花吐症(石青)

虽然是石青,但基本是报流水账 非常老套的花吐症双向暗恋最后两情相悦的剧情 有审神者出现,不过不碍事 审神者系列第二篇 我其实是为了最后一句才写这篇的 审神者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本丸了,听说是得了流感,不过,本丸并没有因为审神者的病假而变得混乱。 深得审神者喜爱的近侍和往常一样,整理文书、安排当番、处理各种大小事务,本丸井井有条地通常运作着。也许是太累了,忙碌了一天的笑面青江脑袋昏沉沉的,走路也脚下打飘。他摇摇晃晃地回到房间,穿着运动服就倒向被褥昏睡过去。 “咳咳咳……”笑面青江被生生咳醒了,他艰难地坐了起来想要喝水。 难道是染上了流感?可惜他并不是人类,无法和人类一样感染疾病。 水杯呢? 他四处张望着寻找水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猫一般的瞳孔放大了。房间很暗,外边明亮的月光无法照射进屋里,但他还是看清楚了。 被褥上散落着各种鲜花的花瓣。 这是? “咳咳咳……” 有什么柔软的物体掉落在手心中。 啊,是花瓣。 笑面青江很快意识到了被褥上的花瓣是从自己口中吐出来的。 真是奇怪的事情,难道是诅咒? 笑面青江难看地笑了出来,身为斩杀女鬼的灵刀居然也有中了恶作剧般诅咒的一天。 付丧神本来就是妖怪的一种,是低等神明,它们不是生物,自然也不会生老病死。如果生了病,也是因为其他鬼怪的诅咒。 青江对现在自己的情况略有耳闻,多半是得了名为“花吐病”的诅咒。 他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暗恋的那位,会是想让他死心呢?还是会如他所愿成全他呢? 即使自己表白,大概,那名神剑大人最多也只会温柔亲切地为自己祛除诅咒吧。 万一祛除没有效果,不想就那么因为妖魔的诅咒屈辱地死去,那也只剩下自己死心这条路了。 不过,笑面青江深知自己是不可能死心的。初次见到石切丸是在锻刀房,由笑面青江亲手锻出的,刀剑显现的那一刻,笑面青江就对他一见钟情了。 神剑的本体是那么美丽,却又不像其他刀剑那样有着令人类畏惧的寒光,仿佛靠近他就会得到身心的治愈。不过接下来的相处,和青江的预期大相径庭,神剑大人如同他的机动一样迟钝,对他的示好不仅无动于衷还经常被强行拉去清除污秽。 突然,房门被拉开。 “にっかり,你还醒着吗?”远征归来的圣僧有些吃惊,因为平常这个时间青江已经熟睡了。 太刀和平常一样祈祷般低垂着双眼,浓厚的睫毛让不知情的人误以为他一直紧闭双目。虽然太刀的夜视能力不怎么样,但很快数珠丸恒次借助着外边打进来的明亮月光看清了青江被褥上的花瓣,弄清了现状。 即使佛法无边,弟弟现在的状况自己无法帮上忙,数珠丸也明白花吐症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一切皆苦、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但笑面青江并非信仰佛教,如果理解了这段话,也不至于会染上花吐病,即使解脱也无法达到涅槃的自由境界。 于是数珠丸恒次叹了口气,弯下腰,不顾青江的反对,横抱起他,径直走到了三条派的房间。 只要是年纪稍长的刀剑或多或少对“花吐病”这种病魔略有了解,数珠丸恒次几乎没做任何解释,三条家的大家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为石切丸的祛除腾出地方。可能是因为事发突然,慌里慌张的石切丸动作似乎比以往还要缓慢。 “嗯……?花吐病吗?很久没见到了呢。”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饶有兴趣地捡起掉在地上的一片花瓣,玩弄起来。低下的脑袋看不清表情,月光下面部肌肉似乎上扬了一些。 笑面青江在恍惚中听到了神剑大人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祛除祈祷,随后又昏昏睡去。 睁眼时已经是白天了,但笑面青江却感觉自己没有丝毫好转,房间里似乎塞满了来探病的刀剑男士。如果审神者在的话就能手入了,没有什么是手入无法解决的,青江漫无边际地想着。 石切丸见他睁了眼,急忙呼唤他:“青江,醒一下,我的祛除没有用,审神者也没回来,只有一个办法了,”见青江又要昏睡过去,石切丸本来想轻轻拍他的脸颊,但因为太急似乎没控制好力气,不过正好把神志不清的青江拍醒,“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即使性命危急,笑面青江依旧没神经地莞尔一笑:“就那么…想触碰…我吗?” 见到青江这么不配合,好脾气的石切丸也终于生气了,声音大了起来:“到底是谁!” “…还真是榆木…脑袋啊……我只…对你…说过喜欢啊” 刚说完,就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接下来发生的事,笑面青江因为再次昏睡过去记不清了。 一觉醒来,笑面青江的身体已经康复,房间里也只剩下自己和石切丸两个人。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门外传来紧急集合的铃铛声。 石切丸依旧有些担心:“大概是审神者回来了,你没事吧,要我抱你吗?” 不用,托你的福,我已经康复了,要抱的话还是晚上吧。”青江抬起下巴愉快一笑,听懂意思的石切丸有些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 两人来到本丸庭院,所有刀剑男士排成了六列,然而审神者并未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时之政府派来的狐之助。 看到全员已经到齐,狐之助用没有毫无感情却甜美好听的少年音宣布道:“审神者已经死了,不用担心,你们的练度很高,会有新人接管本丸的。” 人往往会在重要的时刻回想起无关紧要的事情。 笑面青江脑海中浮现的是 几天前整理文件时捡到的一片原以为是樱吹雪留下的樱花花瓣。 注:得了花吐病的人会死亡,除非两情相悦或对恋情死心,接触花瓣处于单恋的人会感染花吐病

因幡之白兔

【五虎退视角,幼女人外审神者出没】 审神者系列第一篇 还有一个月自己就要一周年了呢 不知道自己是否变强了呢 垂耳兔幼女最可爱了呢(这篇勉强算乙女向?) 长相嘛,大概是图上的感觉(5岁),等有空画一下7岁的样子 五虎退非常喜欢他的审神者。 审神者有着垂下的长长兔耳,棉花糖般蓬松的柔软银发,还有一双石榴色的眼睛。小小的主人从来不会生气,总是躲在自己的身后,拉着自己的衣袖。 审神者并非人类,她是因幡白兔的后代,从出生起体弱多病,父母为了让孩子拥有健康的体魄,把仅有五岁的小兔神送来就职。刚来本丸的审神者甚至比五虎退还矮上一大截。 作为初锻刀,五虎退自然担任起了照顾小主人的任务。虽说是神的后代,但夜晚依旧怕黑,第一天就职离开父母陪伴的夜晚,小兔子害怕得睡不着,只好抱着枕头拖着被子来到五虎退的房间。 从此每晚,小兔子都会抱着五虎退入眠。 这天,五虎退正好轮到夜晚的出阵。担心主人睡不着的五虎退把自己极化后的老虎留了下来陪伴主人。 “不用担心,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啦!再说,有老虎君保护我呢!”小兔子扬起脑袋,垂下的耳朵微微抬起,微笑时能看到两颗可爱的小兔牙。 经过了辛苦的战斗,第一部队终于在早上归城。五虎退来到食堂,没发现小主人的身影。 大概是睡懒觉了吧。 为了让主人不要错过早饭,五虎退决定去叫醒小兔子。 “主人,主人,起来了哦!再不起来,早饭要没了,”见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五虎退拉开了门“我进来了哦~” 被血和碎肉浸染的白色被褥和榻榻米 几根碎骨散落在四周 他的老虎正认真清理着爪子 眼前的场景让五虎退尖叫起来…… 五虎退大哭着醒来,同室的兄弟们都担心地围了过来安慰他。五虎退哭着哭着终于清醒过来,刚才发生的只是一个噩梦。 但是眼泪却并没有停,不是因为噩梦,而是因为自己的愚蠢。 现在他七岁的小主人已经300级了,早就不是曾经的柔弱幼女了。上次年会的时候,主人还准备了单手抛接球的助兴表演(只不过球换成了望月小云雀松风)。 明明主人是最强的,自己怎么能否定主人两年多的努力呢? “别哭了啊……一起出去玩吧~”秋田提议道,“主人现在在院子里玩得很开心呢~” 五虎退望向秋田身后,然后看见了门外和自己的老虎玩耍的审神者。 “老虎君别跑啦!就让我捏一下嘛!!捏一下肉球又不会怎么样啦!”筋肉审神者正追逐着满脸惊恐死命逃跑的老虎。 五虎退破涕为笑,今天的本丸也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3.对刀男的印象变化(按照入手顺序)【小狐丸/三日月宗近】

这里非常诚实地说出自己对各位刀男的想法,肯定有很多的【负面】评价甚至【黑称】,不适者请赶快关闭页面 3.小狐丸 作为2016年3月1日入坑的审神者,阿官送了爷狐 当时手一抽,点了下面的小狐丸,所以小狐丸成为了本丸的第三把刀男 小狐丸到现在还是和初始的印象没有太大的变化 狐狸的眷属,红色的眼睛,主人很喜欢小狐丸的毛发(虽然我从来没说过这话)会对主人公主抱(我更希望你去抱其他刀男),传说中的刀,隐藏的六花刀 也非常喜欢主人 开荒队的其中一员,非常辛苦 毕业以后就不怎么用了,因为只有2个刀装格,也是第一批毕业的刀男 极短推出之前还会用他打打演练场。 现在基本是放置状态 内番+0组(虽然清光他们也是内番+0)我已经放弃了清光安定爷爷狐球次郎太郎的内番了【我的开荒队都是内番+0】(安定不是开荒队的一员) cp印象:入坑前双狐,玩游戏后小狐三日 其实什么cp都吃,只要画得好/文笔好 小狐丸帅是挺帅的,但因为是正太控,所以对狐球没什么特别大的想法,不过的确是传说中的存在,毕竟从来没有锻出过他,这次活动得到了狐球二号机,喂给了极化后的平野了。 无论多欧的刀,本丸都不留二号机。 4.三日月宗近 开荒队的一员 开服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存在,那个时候无论哪边都是铺天盖地的爷爷 刀男人第一批知道的刀就是爷爷和姥爷 然后我就没有入坑(虽然真的是天下最美的剑,但是不是我的菜) 爷爷很美,美得动人心魄,连我这种正太控都有那么一瞬间被他的美貌所震撼 和其他平安刀一样,对大部分事情不在意,沉稳的存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本丸唯一的一把天下五剑(现在知道我有多非了吧) 偶尔会有意味深长的发言(比如修行送别的语音) 感觉爷爷知道非常多的黑幕 作为审神者其实对他并不信任,不过可以把其他刀男托付给他 cp方面:爷爷和谁都能组cp……目前人气最高的是三日鹤,毕竟鹤球和爷爷单人的人气都是属一属二的。 入坑前,cp太多不了解,入坑后什么都可以 但我觉得自家本丸是小狐三日、一期鹤【也可能不是,毕竟没法问他们】 也有可能是三日骨,毕竟卡了半天的骨喰是爷爷锻出来的 100 400 100 100 目前为止还在用爷爷,毕竟唯一一把五花刀,数值摆在那里,超强 爷爷每次天下五剑限锻必定给我一把他自己 【然而本丸不留二号机】我想他也一定是知道的吧,所以………… 总得来说,作为主人我还是有点畏惧他的,我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他的主人。不过其他刀男可以托付给他,所以非常放心。

2.对刀男的印象变化(按照入手顺序)【平野藤四郎】

这里非常诚实地说出自己对各位刀男的想法,肯定有很多的【负面】评价甚至【黑称】,不适者请赶快关闭页面 2.平野藤四郎 敬语小天使,我的初锻刀 入坑前知道有短刀双子,但是分不清他们 当初傻傻地跟着狐之助做教程,结果就锻出了平野小天使 对他毫不了解,当时误以为他是前田 入坑是因为对小夜的喜爱,所以当时演练场还对着对面的小夜流口水 过了半小时一查才知道他是欧洲小学生 不过,我审神者的生涯也就唯一欧了这一次(笑 但是对刀的爱和非欧无关 平野虽然是欧短,但是我对他的爱却是后天养成的 虽然我对短刀的初始好感度都非常高,但是平野在短刀里的爱感度不是特别突出的,和其他短刀一样 {对刀男人的好感度如下短刀>脇差>打刀>太刀>大太>枪>园长} 但也有例外,总得来说,是按照身高排序的,狮子王身高以下的刀(包括小狮子)都是好感度在平均值以上的 随着外貌年龄的增长,好感度下降 其实就是正太控 一开始对平野只有炫耀的想法,我很欧,我初锻刀就是欧短,随便all50下去就是欧短 当时也分不清他和前田,后来自然分清了 (就算只放个腿也能认出,其实就是腿控) 之后我开始练短裤,因为他是第一个选择我的刀,我自然对他更喜爱一些,慢慢练他的过程中对他越来越喜爱。 练短刀之前,还看一些男审×粟田口短裤的R18本子,还会舔舔短裤,到后面阿官开始推出平野极化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真剑必杀衣服全部破了 第一反应居然是赶紧拿个外套给他披上,不知不觉已经早就不看短裤的本子了 对于他们只有爱护之情,正太是用来爱护的! 关于平野的cp(主要还是喜欢亲情向和友情向),粟田口大家庭太暖了,还有短刀双子超级可爱,御物组的大家漫画也非常好玩,平野和茶丸的互动也很有趣。 平野是很认真的孩子,但是不经意间还是会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特别特别可爱。 一直无法下定决心送短裤们极化。 当时家里的短裤们早就满级了(其他刀种完全没练),练短裤真的很愉快 最后演练场对面的极短都80级了,我才终于下定决心依依不舍地送平野修行 平野是第一个修行的短刀。 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孩子出远门作为家长却帮不上任何忙,又担心又焦急的感觉。准备好的刀装也不能带,能做的只是把平野练到满级再刷个花。 平野小宝贝的书信就像家书一样,很温暖。 回家以后,敬语真是越来越溜了,地狱什么鬼啦,总之还是非常开心的,得誉语言没变真是太好了,安心一点了 平野小宝贝,一直以来真的辛苦了,能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1.对刀男的印象变化(按照入手顺序)【加州清光】

这里非常诚实地说出自己对各位刀男的想法,肯定有很多的【负面】评价甚至【黑称】,不适者请赶快关闭页面 任职审神者282天了,等级也有127级了。 1.加州清光 我的初始刀 刀男基本都是我没玩游戏前就认识得差不多了 第一眼看见,觉得不算好看。(但是我喜欢的类型) 没入坑前看了很多安清的条漫,见过某个条漫安定吵架的时候叫他丑女。(当然安定还是爱着清光) 的确不算好看,但是为了变得可爱努力打扮。 人设和经历一样,出生不高贵(川下之子),但是为了被爱护而努力。 希望得到疼爱,害怕被抛弃。 当时我并不觉得他爱审神者,他只是缺爱,他只是希望得到爱。 但是的确很可爱。 见到清光前,特别讨厌一切穿高跟鞋的男人(以前是伊双子厨,可是还是受不了mmd里子分穿高跟鞋),但是清光是唯一的例外。清光的高跟鞋太赞了! 听说江户时代后期只有身体不好的年轻人才会戴围巾(更虐了) 清光不算好看,但是的确对他一见钟情,非常可爱的清光。 当时对他的印象就是【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加州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我喜欢着 追求着大家爱的清光,我不需要他爱我。 相反入坑前对长谷部抱有很大的负面看法,我个人还是不太喜欢这种否定原主,喜欢审神者的刀的。 清光则是他只是纯粹地追求着审神者对他的爱。 所以玩之前就决定了初始刀是他,之后也理所当然地选了他 那个时候一直循环他的语音,打哈欠的声音太可爱了 自己的本丸不算富裕,灵力也差,非洲本丸一个,不过还是努力囤积资源,至少不能让爱刀们受苦。 清光是陪伴我时间最长的刀,也是最辛苦的,从什么都没有的本丸一路开荒到现在。 甚至现在在我没有极短和极短等级很低的情况下还帮忙打演练。 (四脇差+被被+清光)←此配置可以打败40以下的all极短/除了all99四花金盾的队伍 从当审神者第一天到现在一直出阵远征照顾着大家。 非常可靠的清光,也是我家第一把毕业的刀。 到目前为止的5次地下城,N次战力扩充,都是他从头到尾参与战斗。 【唯一没有去过的战场是池田屋】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每天的远征也肯定有他。 朴实可靠的清光,最喜欢了。 后来了解到,虽然被坚定为无法修复,但是他并不是不能修复,而是他并不是出自名家之手,而冲田君没有钱,所以就没有修复他。 总觉得清光努力错了地方,应该学习博多好好赚钱啊!(出道当偶像也不错!) 对他的cp的看法,还是冲田组最好吃,一开始只站安清,现在清安也吃(无论哪边都好吃,女装也好吃,单方性转也好吃,双性转也好吃)不过清光是贫乳,安定是巨乳。而且清光属于吃了会胖的体质,安定属于怎么吃都不胖,长肉也是长胸上。 (说起来清光的同人,大部分是背后或者脐橙) 感觉背后位的清光超级可爱!清光的背最美味了!!!!手感肯定也特别好!脐橙也非常棒!!!!不过,个人来说背后>脐橙 如果是现代设定的话,对冲田组的印象是,就算性转也只是多了胸的女子JK组(虽然是那只扛着竹刀蹲在路边的不良少女),当然,当偶像的话也特别合适(你到底多执着于偶像啊)【冲田君是养父】 对我来说冲田组是不可分割的 最后说一句,加州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歌单(♀)

1、【向日葵】鳳仙花 2、【向日葵】翡翠之镇 3、二息歩行 by向日葵 4、【向日葵】芭蕾舞者 5、【向日葵】うそつきを歌ってみた 6、【向日葵】別走 7、Aliceを歌ってみた by向日葵 8、【れい】翡翠之镇 9、【れい】Ib 10、【れい】me me she / RADWIMPS 11、【rei(れい)】Baloney speaker (戏言speaker) 12、【れい】无名之歌 13、【れい】马卡龙 14、【鎖那】aimai 15.【鎖那】翡翠城镇 16、【柊 優花】Happy Halloween【鎖那】 17、【鎖那】妄想税 18、【火影疾风传新ED】无需言语的约定 【sana】 19、【鎖那】再见回忆-Band Edition- 20、【柊 優花鎖那】白金Disco 21、【柊鎖烏賊逢*】 虎视眈眈 【ver.FG】 22、【柊優花】 有頂天Vivace 【鎖那】 23、【鎖那】つけまつける 歌ってみた 24、【nameless】Puzzle Girl 25、【nameless】拼湊出的斷音 26、【葉月優】拼湊的断音 27、【nameless】明天的夜空巡逻队 28、【ろん】【武士桑】「アスノヨゾラ哨戒班」アコギと歌った 29、【nameless】我只要我喜欢的事物 30、【初投稿】生命的朱斯提提亞【nameless】 31、【nameless】自傷無色 32、【nameless】巴黎舞者 33、【nameless】无心 34、【RAINBOW GIRL(REMIX)】 ver.Gero 【feat.ろん】 35、【ろん】No Logic 36、【ろん】輕飄飄樹海女孩 -Arrange Ver.- 37、【冷门神曲】HAMELN - 葉月ゆら【华丽向】 38、【ろんコゲ犬】ドレミファロンドを楽しく歌わ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39、【ろん】ネトゲ廃人シュプレヒコール 40、【ろん】トリノコシティ 41、【ENE】Alice -Acoustic ver- を歌ってみました 42、【ENE】「视力检查」を歌ってみました 43、【ENE】bouquet 44、「トリノコシティ」を歌ってみました by ENE 45、bouquet【女性两声类】いかさん 46、『灯油兄妹』啊啊,美妙的喵生 47、【灯油×優】兄妹的孩子气的战争 48、【葉月優】脱獄 49、【灯油×優】地球最後的告白【兄妹】 50、【灯油×葉月優】Sugar song bitter step 51、【兄妹合唱】聖槍爆裂男孩【灯油×葉月優】 52、【葉月優】聖槍爆裂男孩 53、【葉月優】夜咄DECEIVE 54、【葉月優】如月Attention 55、【葉月優】讨价还价 56、【葉月優】天之弱 piano ver.  57、【灯油兄妹】世界终结舞厅·里表情人 58、【葉月優×鹿乃】夜谈欺骗 59、【葉月優】世界终结·舞厅(清晰版) 60、【灯油】混合泳合集【葉月優】 61、

1.一番好み(外見)→  【最喜欢哪一位的外表?】 宗三左文字 2.一番好み(性格)→  【最喜欢哪一位的性格?】 物吉贞宗 3.近侍にしたい →  【秘书刀选哪一位?】 加州清光 4.友達になりたい →  【选哪一位做朋友? 鹤丸国永 5.付き合いたい →  【选哪一位交往?】 笑面青江 6.結婚したい →  【和哪一位结婚?】 小夜左文字 7.性的な目で見てる →  【对哪一位有身体方面的不良幻想?】 笑面青江 8.そばにいたい →  【想呆在哪一位身边?】 小夜左文字 9.ペット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做宠物?】 信浓藤四郎 10.お兄さん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当哥哥?】 一期一振 11.弟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当弟弟?】 萤丸 12.国語先生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作语文老师?】 鸣狐 13.理科先生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作数理化老师?】 骨喰 14.体育先生にしたい →  【选哪一位作体育老师?】 石切丸 15.先輩にしたい →  【可靠的前辈选哪一位?】 江雪左文字 16.後輩にしたい →  【可爱的后辈选哪一位?】 五虎退 17.前後席にすわりたい →  【前后桌选哪一位?也可以理解为同桌】 乱藤四郎 18.もふもふしたい →  【想蹭蹭谁?】 小夜左文字 19.責められたい →  【想被谁骂?】 加州清光 20.幼馴染にしたい →  【青梅竹马人选?】 太和守安定 21.上司にしたい →  【老板选谁?】 明石国行 22.同僚にしたい →  【同事选谁?】 平野藤四郎 23.可愛がってやりたい →  【想宠爱谁?(非成人角度)】 小夜左文字 24.甘やかされたい →  【想被谁宠?或者想对谁撒娇?】 小夜左文字 25.困らせたい →  【想让谁感到难为情?或者想给谁带来麻烦?】 小夜左文字 26.一緒にトラウマの仲間になりたい → 【想和谁一起成为有过去阴影的小伙伴?】 小夜左文字 27.責めたい → 【想对谁施暴?或者说想带着爱意惩罚谁?】 宗三左文字 28.いっしょに内番したい →  【想和谁一起内番值勤?】 明石国行 29.ペットにされたい →  【想被谁当做宠物?】 堀川国广 30.不倫対象にしたい →  【出轨对象选哪一位?】 乱藤四郎

刀主脑洞

那我们把历史恢复? 已经不知道真正的历史是什么了 就算不断回到过去,历史也已经被改变了 穿越时空的那一刻,即使什么都没做,历史已经改变了 现在怎么办呢? 我想离开这里 一个人 请带上我 不行 带上我吧,我会做任何事! 他的主人看着他,冰紫色的瞳似乎融化了些,最后温柔地笑了。 最后一章 hsb在一个关得严实的敌营醒来 应该是被敌人袭击了,很奇怪,虽然被绑着,并没被杀,说明主人很可能也没死 然后有短刀进来,他虐待了敌短,却发现自己听不懂他的语音,最后只好杀了他 然后到了一个大房间,发现敌人在吵闹 数了一下敌人的数目,觉得打不过,就放火烧死他们了 然后找到敌人大将,杀了对方,对方看起来很奇怪,没有躲闪每一说话,直直地对视着他 最后hsb留下了一滴眼泪,但是他并没有察觉。 似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划过脸颊,但这无关紧要,唯一要紧的是找回自己的主人。 end。 3篇刀主言情文1、长谷部X女审A2、长谷部X男审B3、青江X女审C表1、女审A,温柔,活泼,聪明敏锐因灵力强大被政府选中并带去培训。在培训地遇到同期漂亮得像人偶的女审C。并发现女审C不谙世事。女审A正式成为审神者后,与初锻刀长谷部关系密切,最终成为情侣。发现政府阴谋后A被抓,生死不明。女审A本丸被政府销毁,对外宣称遭敌袭击。2、男审B,和姐姐一样温柔A的双胞胎弟弟,和A一样拥有强大灵力因怀疑姐姐的死因,接受了政府委托,成为审神者从小到大和姐姐喜欢同样事物,因不想分心+维持伪装,一直用灵力阻止长谷部到来后依靠姐姐留下的线索,调查出政府阴谋,得知姐姐的现状,内心崩溃,无法维持稳定灵力意外捡到长谷部,本想刀解却无法下手后渐渐加深姐姐未完成的调查最终,踏上寻找让所有人获得幸福方法的旅途3、女审C设定患有先天性疾病,每日必须注射药物维持生命有个疼爱自己的哥哥D,哥哥D是审神者管理人员女审C无法理解简单的日常对话,和人类情感,却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和推理能力里1.A很敏锐地察觉到违和之处。深入调查,发现现在大家维护的历史并非真正的历史,而是对现政府有利的历史想继续深入,却被政府发现,以防万一,给弟弟B留下线索A虽然聪明,但是还是低估了对手,也没发现另一个阴暗面灵力强大,却还是政府派来的管理者活捉被政府带回基地,研究人员D用抽取灵魂的机器,把她的灵魂分成了5份,放在政府的灵力生产机中如同奶牛一般供应灵力当然,人是不可能在灵魂被分裂后继续活下去的光是抽取3%的灵魂,人就会在极大的痛苦中死去肉体被D卖给了恋尸癖的同僚【灵力是分2种的生物灵魂可以持续不断地产生灵力离开生物灵魂的灵力用完就会消失政府抽取被杀审神者分裂之后灵魂产生的灵力注射给管理者,这样管理者就会有足够强的灵力捕杀发现真相的审神者】2.B比谁都温柔,所以现在为了让所有人获得幸福,他必须比谁都无情他调查了姐姐的悲惨遭遇后遇到了长谷部然后继续伪装,和政府周旋最后,终于得知政府为何伪造敌人,伪造一切,为何需要审神者带领刀男去战斗为了大家的幸福,即使现在必须不得已杀掉一部分人因为历史是可以改变的3、C其实是机器人,政府的另外一个实验D是C的制造者,当然,C的一切人类记忆都是虚假的这次实验是想测试,机器人是否能和人一样拥有感情,能否融入进人类社会为了减少事后处理掉相关人员的麻烦,让C作为审神者和拥有人类情感的刀剑男士相处一旦事情败露,处理掉一个本丸也十分方便当然,机器人是没有灵魂的,只能靠注射灵力来维持日常审神者工作。-----------------------(////)深夜犯病,只是想写一个所有人都获得幸福的故事这里记录一下脑洞大概,以免忘记之后就差写出来了ฅ(^ω^ฅ) 以后有新脑洞再改(*´w`*)